欢迎您来到中国荷都/中国十大魅力湿地---微山县·微山湖
今天是:
互动平台
标题 : 军人家庭遇到问题纠纷,侵犯了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影响军人军属正常生活,请领导给与帮助,去调查,给军人家庭一个清白。
内容 : 我是一名现役军人,家住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欢城镇陶阳寺村,我爸与他的兄弟朱思增合伙开了一个棉花厂,属于个体户,2002年就开始合作,已有十五年时间,2015年底到2017年7月份,这合作期间厂子因为家庭矛盾决裂,2015年之前的所有账目都已经算清,因为矛盾升级2015年到2017年的总支出总收入总流水账目还没有算。期间合伙经营的厂子给潍坊纺纱厂的客户王震送货,客户王震共欠我厂一百多万债务。这么多年所有的买货卖货进货所有的一切渠道都是朱思增在联系,给客户王震和其他的客户交易是他,买货卖货要账都是他,客户王震和别的客户给厂子转账(收入的账目)也都是转到他的卡上,我妈只负责记录他报过来的收入钱数和记录买货卖货的总吨数,朱思增自己亲口报过来每一笔账都有记录,两年来并不是全部都向我妈报多少钱一吨买的货物和多少钱一吨卖的货物只报少部分价格,只给我妈报买货卖货的总吨数和报客户王震买我们的货物给厂里付款了多少钱然后我妈在记账,朱思增报过来的账目日期和客户王震转给我们厂里的钱数都有清单并记录在账本上,厂里所有的收入都是客户王震和别的客户转帐到朱思增卡上,从来都没有直接打到我爸的卡,我们厂里买货并客户转钱都是朱思增从他卡上转到我爸的卡上,我妈在转给人家客户,这期间所有的总收入总流水都在朱思增卡上。这两年间家里因为给我买婚房从棉厂支出花销五十多万,都有支出记录并在账本上记录,朱思增两年间从棉厂支出花销共六千元,没有记录,他自己花销没有账目也不给我妈报账,声称自己两年来就花了六千块钱,我妈就给他记六千块钱。事情就这样开始再次升级,经过说事人来商量后两家同意在一起合伙干,我家两年花了五十多万,他家两年花了六千块钱,当时没有真正的算总账,买货进货的总收入总支出没有算,他卡上的余额也没有算,客户王震打到他卡上的钱,并不是所有的都转到我爸卡上去,他卡上还有余额,至于余额多少我妈也不知道,只能算总账才能知道,我妈心想还在一起干,就没给他算总收入总支出等着年底再给他算总收入总支出和多少钱一吨买的货多少钱一吨卖的货,两年来厂子共盈利了多少钱都没有算。就用客户王震欠我们厂里一百多万减去我家的支出朱思增的支出和厂里欠的车费维修机器的费用,最后,算下来把一百多万都找客户王震要来,厂子还完送货车费和维修机器费用后平分,我家只花超五千块钱,骗我爸妈要不上来了,骗我爸妈签下不平等欠条,请领导给与帮助还军人家庭一个公道
办理结果 : 已处理
您好,感谢您对县政府门户网互动平台的关心和支持! 关于私人账目纠纷问题,在协商不成的情况下,您可以向法院起诉用法律来维护您的合法权益。